中国的“疫苗之父”汤飞凡:​以身试毒,功勋无数

作者:嵇立平来源:科普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13

汤飞凡被誉为“东方巴斯德”,世界“沙眼衣原体之父”,更被誉为中国的“疫苗之父”。

以身试毒创业艰,医学硕果惠人间。

研制疫苗有后辈,追慕先驱汤飞凡。

疫苗,是人类在医学领域里最伟大的发明,每一种新疫苗的诞生都是人类战胜一种传染病的伟大胜利。可以说,没有任何一种医疗措施能像疫苗一样对人类的健康产生如此重要、持久和深远的影响。

为了研制发明疫苗,我国一代代医学科技工作者筚路蓝缕,薪尽火传,取得了许多享誉世界的成就。回顾过往,展望前路,不能不让我们想起汤飞凡的名字。

中国的“疫苗之父”汤飞凡:以身试毒,功勋无数

汤飞凡,现在许多人也许不太熟悉这个名字了,但他在我国以至世界医学界,却是成就辉煌,功勋无数。是他将国人沙眼的发病率从95%骤然降低至不到10%;他的研究让中国提前世界16年消灭了天花;他研发了中国的第一支青霉素、第一支狂犬疫苗、第一支白喉疫苗、第一支牛痘疫苗;他用两个月的时间遏制了鼠疫流行;他也是拿自己身体做实验的中国第一代医学病毒学家、中国微生物科学的奠基者,享有世界声誉的微生物学家。被誉为“东方巴斯德”,世界“沙眼衣原体之父”,更被誉为中国的“疫苗之父”。

1897年,汤飞凡出生于湖南醴陵西乡;1921年从美国雅礼会在长沙创办的湘雅医院毕业,获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进入北京协和医学院实习和研究。1925年被推荐到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师从美国免疫学家协会和微生物学会主席秦瑟教授,学习细菌学和免疫学。1929年,汤飞凡为了报效祖国,毅然放弃美国优越的学习和生活条件,回到国内新创立的中央大学医学院任教。后又放弃在英国雷氏德研究所高薪工作的机会,回国参加抗日战争,在昆明创立和领导中央防疫处。汤飞凡在防疫处极其简陋的车间里,用自己分离的中国菌种,研制出中国第一支青霉素,进入批量生产后,挽救了千百个中国和盟军抗日将士的生命。英国科学家李约瑟特在《自然》杂志撰文高度赞扬汤飞凡神奇的疫苗制作法,让中国中央防疫处在全世界都有了响亮的名声。

新中国成立后,汤飞凡再一次拒绝了美国哈佛大学的邀请,毅然选择留在祖国,担任卫生部生物制品研究所所长。当时中国的卫生条件落后,疫病流行,急需要各种疫苗控制疾病。在汤飞凡的主持下,新中国的疫苗事业突飞猛进。

1949年,东北地区暴发鼠疫,国内没有疫苗,只能从苏联进口。在供不应求的紧急情况下,汤飞凡仅用两个月时间就研究出国产疫苗,保证了疫苗的充足供应。

1950年春天,察哈尔北部鼠疫流行,又是汤飞凡带领一个突击小组,赶制出中国自己的鼠疫减毒活疫苗,控制了疫情的传播。

以前,天花在中国和世界一直是猖獗的流行病。上世纪50年代初期,汤飞凡研究发明出乙醚杀菌法,并改进生产方法,用简陋的设备量产出扑灭天花病毒的牛痘疫苗,推动了全国规模的普种牛痘运动,1961年就使天花病在中国绝迹,比世界普遍消灭天花病早了16年。

汤飞凡自己发明和领导研制的疫苗成果,还有中国的狂犬疫苗、白喉疫苗、黄热病减毒活疫苗,以及世界首支斑疹伤寒疫苗等等。

中国的“疫苗之父”汤飞凡:以身试毒,功勋无数1

汤飞凡最重要的贡献是发明了消灭沙眼的疫苗。如今,沙眼一词已淡出人们的视野,但在20世纪早期,沙眼是一种十分猖獗的流行疾病,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有1/6的人患沙眼,中国沙眼发病率55%左右,农村地区更是高达80%以上,时有“十眼九沙”之说。

自微生物学创立之初,无数的科学家都在寻找沙眼病原体,但都未能得到证明。1954年,汤飞凡开始全心投入分离沙眼病原体的研究中。他用了整整一年时间,每周都到同仁医院沙眼门诊工作,和助手一起采集了200例沙眼患者的病例样品,进行了无数次的试验,终于用鸡胚卵黄囊接种和链霉素抑菌的方法,于1956年8月10日,分离出世界上第一株沙眼原体病毒。

为了确认分离出的就是沙眼的病原体,汤飞凡又亲身进行了风险极大的人体实验,他让助手将沙眼病原体滴入到了自己的眼睛里,在随后的40天里,他的双眼肿得像核桃一样,出现了明显的沙眼临床症状,但他坚持不做任何治疗,收集了一批十分可靠的临床数据。实验结果发表后,得到世界医学界的承认,被誉为“汤氏病毒”。

汤飞凡的研究让人们寻找到了治疗沙眼的药物,一度危害全球的沙眼以惊人的速度减少,至今几乎绝迹。1957年,著名的《科学》杂志列举当年三项最重要的生物学研究成果:英国科学家约翰·肯德鲁对肌红蛋白的X-射线晶体结构的研究、丹麦科学家延斯·克里斯蒂安·斯科对钠钾泵的发现和中国科学家汤飞凡对沙眼病原体的发现。前两项研究此后分别获得了诺贝尔奖,而汤飞凡却因在一年后去世,与此奖擦肩而过。

——《原标题:中国的“疫苗之父”汤飞凡》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