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头六臂刘壮:一人撑起一个“战地医务处”

作者:于紫月来源:科技日报发布时间:2020-05-08

我的责任就是让每名医务人员做好科学防护,开展科学救治。

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内,成林的香樟树于暖风中摇曳生姿,香气扑鼻。其中的17棵被来自全国各地的17支援鄂医疗队认领为“友谊树”,作为共同抗击疫情的历史见证。

今年的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刘壮便是被见证的“逆行者”之一。

三头六臂刘壮:一人撑起一个“战地医务处”

调度来自北京市12家市属医院的36名医生协同作战;协调配合院感、护理等其他管理组开展工作;联系后方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和专家组;在很多时候,还要作为“新闻发言人”,向媒体介绍医疗队的救治进展……

作为北京市属医院援鄂医疗队(下称北京医疗队)医疗组组长,刘壮就像是长了三头六臂,这些工作,他一个人干了60余天,硬生生撑起一个“战地医务处”。

然而,作为北京友谊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副主任医师,有着16年的临床经验却从事“服务”工作的他,也曾看着投身于临床救治的同仁心生艳羡。

最是难熬前两周

从刘壮家到友谊医院,车程半小时。

正月初三下午,刘壮接到医院紧急通知,集合时间只有1个小时。11岁的儿子还不知父亲此去的凶险,妻子默默地为丈夫收拾行囊。没有与家人好好道别的机会,也没有忐忑的“内心活动”,那天下午,刘壮在疯狂“赶时间”。

“临时党支部书记王维主任在接到通知后只拎着一个洗漱包就急忙赶来了。”

傍晚,北京医疗队136名队员登机。在万米的高空中,刘壮被分配到一个截然不同的“角色”——医疗组组长,肩负整个队伍的医疗工作协调与医疗质量管理工作。

刘壮曾经主持医院医务处工作,有较全面的医疗管理工作经验,更何况他年轻力壮、脑子灵活。这也是医疗队做此决定的初衷。

三头六臂刘壮:一人撑起一个“战地医务处”1

“最难熬的是前两周。”刘壮道。次日,医疗队初到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当时院区刚刚清空普通病人,“三区两通道”等开设传染病区的改造尚未完成。出于对病人和医务人员的安全考虑,要在一天之内完成改造,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直到这时,我们才真正直面这场战疫的残酷。”刘壮话不多说,立即投入工作当中。在与医院反复沟通与协商后,他带领队员8小时内完成了封堵污染区,开通半污染区、缓冲区,划分清洁区等工作,创建了协和医院西院区首个标准化隔离病房。

此后的两周,北京医疗队累计接诊病例数近200余例,大部分都是重症、危重症患者。由于工作强度大、心理压力大,很多队员开始出现情绪焦虑、腹泻腹痛等不适情况,刘壮在调度协调之余,还多了一项重要任务——安抚队员情绪。

2月10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通过视频连线武汉协和医院时,刘壮作为北京医疗队代表,参加了这次意义非凡的“连线”。对于总书记提出的“坚决执行科学防治的原则”,刘壮印象深刻。

“我的责任就是让每名医务人员做好科学防护,开展科学救治。”刘壮表示。事实上,他做得十分出色。刘壮带领队员争分夺秒,在接到新的任务后,48小时内确定并完成了增设5个病区的医疗改建任务;在抗疫初期,克服了人员有限、抢救设备相对不足等困难,一次次完成了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组织专业技术培训,尽最大努力提高救治率。

三头六臂刘壮:一人撑起一个“战地医务处”2

与战友并肩作战

“这枚五四奖章,有战友们的一半,也有我家人的一半。”刘壮说。

援鄂期间,让刘壮最难忘的是3场远程病例讨论会。在医疗队的统一协调下,刘壮几番联系北京大后方的多位专家,利用远程会诊平台共同为危重症患者进行会诊,提出个性化的综合治疗方案。此外,医疗队对于每位逝世患者的病例也会进行讨论。刘壮虽身居“后方”,却心系前线,繁忙的协调工作之余,讨论会一场不落。

2月13日,北京医疗队负责的首批治愈者集中出院,那是刘壮最开心的一天。出院患者中,有一位武汉亚心总医院的护士,她在护理病人时感染,住院后病情稳定的情况下帮助病友恢复,给医生们当起了病房助手。她说,结束隔离观察后还会重回战场。

“我们并不孤独。北京后方的专家、武汉当地的同道,一同并肩战斗的队友们,都是我们最亲密的战友,与他们并肩作战是我此生最大的荣幸。”刘壮道。

高强度的工作让刘壮极少思及家庭。事实上,临行前他都没敢告诉年迈的父母。直到他作为“新闻发言人”,父母才从电视的镜头里得知他的动向。

“不敢给父母打电话,怕二老担心,更怕自己抑制不住情绪。”好几个夜晚,就在北京医疗队的“友谊树”下,刘壮几次划亮手机,却不敢拨出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于是,他的妻子成了父母与儿子之间信息传达的纽带。即便如此,刘壮也甚少有时间与妻子详说。有时寥寥数语,有时好几天都等不来一条近况。“此生有你,我很幸福。”刘壮妻子哽咽着,给了他一个远程的拥抱。

对于每位亲临一线的医务人员来讲,这场抗疫之战既是一场冲锋陷阵的厮杀,生死难料;又是一次真实深刻的洗礼,浴火重生。暖阳下,“友谊树”细碎的树影宛如时间刻录机,记录着将士卸甲而归,无数疫情笼罩下的家庭团圆重聚。

——《原标题:刘壮:重症临床医生做服务,一人撑起“战地医务处”》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