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读网络教育改革,网络教育也需要一场质量革命

作者:张盖伦来源:科技日报发布时间:2020-01-02

继续教育监督体制改革势在必行。一是立法,二是加强行业规范建设,三是注重社会监督。

一纸文件,让准备报名春季本专科网络教育的学生多了些担心和期待。

近日,教育部下发了《服务全民终身学习 促进现代远程教育试点高校网络教育高质量发展有关工作的通知》,要求高校对网络高等学历教育(以下简称网络教育)学生严把入口、过程及出口关,推动网络教育毕业生达到相当于本校全日制同类专业的水平。

网络教育也需要一场质量革命

把关严了,入学的门槛就高了。不过,如果网络教育毕业生水平高了,这纸文凭的含金量会否提高?

学历继续教育仍有需求

据统计数据,2018年,全国招收网络本专科320.91万人,比上年增长12.16%,在校生825.66万人,比上年增长12.19%。

成人自考、成人高考(包括函授、夜大、电大等教学形式)、网络远程教育同属成人高等教育体系。这些教育模式由教育部批准,所颁发的学历证书国家承认其有效性。

能够开展网络教育的高校是有限的。教育部自1999年启动网络教育试点工作以来,共批准了68所院校开设网络教育。此后,也有些高校陆续停办了学历继续教育。这些高校给出的原因通常有两点:一是在高等教育普及化的背景下,高校学历继续教育的任务已经完成,二是要全力冲击“双一流”建设,难以分出精力。

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秦涛表示,在我国本科率并不高的情况下,许多人还是希望通过其他途径继续学习,提升自己的学历和能力,目前来看,学历继续教育的需求仍然很大。同时,构建灵活开放的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全民学习、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已经成为国家战略的重要内容,继续教育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祁占勇表示,学历继续教育发展确实遇到了新的形势,面临新的挑战。学历继续教育的内涵发生了改变,招生学校的层次与原先相比也发生了变化,不过这些只是学历继续教育内部的改革,并不直接导致学历继续教育规模缩小。“在可预见的未来,学历继续教育仍然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

网络继续教育:定位不清,管理粗放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相关负责人指出,近年来,部分高校在办学过程中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有的学校办学定位不清,招生管理粗放,教学管理制度不健全,出口把关不严,对学习中心监管乏力等,严重影响了网络教育的人才培养质量和社会声誉。

网络教育存在一些现实问题。

“比如说教学质量,很多学校其实是一种‘任其自然’的状况。”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

秦涛表示,国家对普通高等教育生均办学经费投入有明确的标准和渠道,但成人高等教育始终未纳入国家经费体系。教育行政部门对成人高等教育的学费标准规定得不高,办学经费短缺,师资队伍水平、教学资源和教学设施设备等都有提升。

秦涛说,多数试点学校的教学资源仍依赖于传统教育的教学资源,没有适应网络教学特点的网络课件。有的课件制作质量不高,有的与学生教材不符,有的照搬传统课堂——这是网络教育致命性的问题。“如果没有教育资源,一切的硬件和软件都将成为摆设。”还有课程的重复建设。“我国网络教育开设的专业比较集中,在课程上也存在高度重复的现象。甚至存在不同学校的课件相同,网络教育的课件与普通高等教育的课件相同等问题。”秦涛表示。

“高校对网络教育办学定位不清。”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祁占勇说,很多高校没有看到高校网络教育对服务高等学历教育大众化、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等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还在按照长期以来管理成人继续教育的模式管理高校网络教育。网络教育课程考核不完善,在考试命题、试卷评阅以及信息反馈等诸多方面缺乏科学性与完整性。网络教育也缺乏统一的质量标准,办学水平参差不齐。

按照入口和出口的不同标准,目前高等学历继续教育大体分两种类型:一种是通过成人高考录取学生,实行“严进宽出”制度,如夜大、函授、职大;另一种是免试注册入学,实行“宽进严出”制度,如电大开放教育、高校网络教育。秦涛说,对前者,教育行政部门只抓了入口关,但对教学过程缺少形成性评价和有效的质量监控措施,对证书获取资格缺乏质量审査。对后者,教育部也只是组织了英语、计算机应用等两三门公共基础课程的统考,与专业教学质量基本没有关系。

网络教育也需要一场质量革命

教育部发布的这份文件明确,要严把入口关,加强招生管理工作;严把过程关,规范人才培养环节;严把出口关,做好毕业管理工作。高校要将办学治校主体责任落到实处,教育行政部门要加强综合监管指导。

其实,社会对学历继续教育证书的认可度普遍不算太高。文件的出台,能让网络教育毕业生更有底气吗?

储朝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文件能在多大程度上对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起作用,归根结底,还是要看质量评价。要重视对网络教育学生的质量考核。“重视是第一步,重视才能找到手段、找到方式。”

秦涛表示,培训部门、学历教育部门都应开展教学质量评价,建立“课程考核—专家督导—学生评教”的考核评价机制;建立健全评估组织机构,实施教学质量全程跟踪,把提高教育质量落到实处。

“继续教育监督体制改革势在必行。一是立法,二是加强行业规范建设,三是注重社会监督。”秦涛补充。

祁占勇也认为,要加强对高校网络教育的监督。政府应把试点高校网络教育办学情况纳入质量常态监测和高校评估范围,适时开展检查评估,对相关课程教学及考核质量进行抽测监督。

在课程资源的供给上,秦涛建议,高校要积极更新办学理念,紧跟时代步伐。一方面,高校继续教育的主要目标是提高学习者的学习能力,另一方面,市场经济的发展,学习需求呈现“动态性”。高校继续教育需以满足社会需求为目的、以市场经济发展为导向,满足国家、组织、个体等多元学习需求。按照需求进行教学设计,建设现代化信息技术教育平台,提高学习服务供给的有效性和针对性,维护高等继续学历教育的严肃性和非学历教育的实用性。

——《原标题:严把“三关”,网络教育学历证书含金量会提高吗?》

扫码加蝌蚪五线谱微信